热烈祝贺www.ktv38.com服务器升级完毕,全固态硬盘,50G超大带宽,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!

公告:郑重承诺:资源永久免费,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,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(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)


当前位置
首页  »  时政密闻  »  村花漂亮迷人,半夜她敲响了我的房门!

摘要: ...



第1章 俊俏小婆姨

柳家屯山清水秀,被大柳山环抱其中。 屯子西北的半山腰上,有一处小院,青砖绿瓦,柳林青青。 傍晚,大雨瓢泼而下,紧闭的小院门忽然被人撞开! 一个身姿丰腴的女人跌进小院中,背后的竹篓跌落到一旁,散落了一地的草药。 “大山!大山……” 女人趴在满是雨水的青石板上,吃力的痛呼着,模样十分俊美! 标准的瓜子脸,柳眉杏眼,唇红齿白。 听到呼声,小院的主人李山光着膀子,从房间里蹿了出来,一个箭步冲到女人身边:“青莲嫂子,你这是咋了?” 李山刚来到跟前,女人就晕了过去,看着晕倒在地上的漂亮女人,李山瞬间睁大了眼珠子,艰难的吞了口口水。 女人身上单薄的衣服全被雨水淋湿了,湿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,甚至里面贴身的衣物都可以清楚的看到,李山一阵口干舌燥。 让他更上火的是,女人胸前露出白花花的一大片,李山心跳加速,一阵手痒,真想伸手抓住,可劲的摸一下。 但李山也看出来了,女人现在的情况并不好,救人要紧,先把人抱进屋里再说。 这女人叫夏青莲,两年前嫁到屯子里的,是屯子里出了名的俊俏小婆姨,而且相当泼辣。 李山抱着夏青莲进屋,四下看了看,将她放在门口的躺椅上,这才仔细的审视她的情况。 夏青莲穿了一身碎花的衣裤,手臂和小腿上有好几道被荆棘拉出的伤痕,鲜血淋漓。 她脸色发青,嘴唇也泛着淡淡的紫色。 李山摸了一下她的脉搏,又翻开她的眼睑看了看,自言自语道:“火娃蛇毒?青莲嫂怎么会被这种毒蛇咬伤?” 说着,李山直接把手掌放在了夏青莲胸脯上,那层湿衣服和不存在没什么两样,入手处格外的柔腻。 那弹性! 那手感! 李山眼珠子瞪得老大,一边用力的揉捏着,一边喃喃说着:“啧啧……这感觉,真是妙不可言啊!” 他摸的美滋滋,却浑然不知两行鼻血已经顺着鼻孔流了下来。 说也奇怪,夏青莲被他这么一摸,竟然悠悠醒来。 她长吸一口气,睁开眼,就看到一只手在自己胸口又揉又捏,一股股温热的气息从这只手的掌心传来,胸口感觉格外的舒服,说不出的美妙。 “啪!” 夏青莲挥手就是一耳光,李山脸上直接多了几道红指印。 他捂着脸,很是郁闷,都说夏青莲是屯子里最泼辣的婆姨,看来所传不假。 夏青莲一瞪眼,凶巴巴的吼道:“大山你个熊崽子想干啥?哎哟,你……哈哈……” 一脸凶相的夏青莲忽然笑了,原来,李山的鼻血都快流到嘴唇上了,可怜巴巴的捂着脸,一脸窘样。 她一笑不打紧,花枝乱颤,胸前两个大肉球也跟着颤动,差点没把李山的眼珠子给勾出来! “真要了命了!”李山连忙夹紧腿转过身去,狼狈的擦掉鼻血,口中念念有词。 “好你个大山,敢轻薄你嫂子,让你二壮哥知道了,看不扒了你屋子!”夏青莲很是泼辣。 她生的俊俏,泼辣起来,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。 李山嘿嘿一笑:“青莲嫂子,我可不是轻薄你,我是在救你,你身上的蛇毒还没解呢。” 夏青莲用力戳了一下他的脑门,道:“鬼才信你,我告诉你大山,嫂子可是因为帮你才被蛇咬的,俺要不是上山采草药也不会遇到毒蛇,你得救俺。” 李山是屯子里的赤脚医生,搁附近十里八村都小有名气。 他常年收购草药,夏青莲和屯子里其他婆姨一样,经常上山去采草药,卖给李山,今天出门没看黄历,采药的时候竟然被一条毒蛇给咬了。 又遇上了下大雨,才弄的现在如此狼狈。 “放心吧青莲嫂,有我在就不会让你有事的,咬你的是火娃蛇,咬哪了?”李山说着,从一旁拎过来一个小木箱,打开箱盖,露出里面的工具,闪亮亮的银针和刀具。 “俺……”以泼辣闻名的夏青莲,表情忽然变得扭捏起来,张不开嘴了,手捂着胸口,面露羞意。 李山恍然:“不是吧,青莲嫂,蛇咬到你胸口了?” 夏青莲羞得面红耳赤,又无可奈何的点头,一脸为难的说:“大山,这……这地方咋看啊?” “咋看?当然得脱了看啊,你以为我是神仙啊,不脱衣服就能看见?”李山一本正经的说。 一听他这话,夏青莲立刻就要起身:“还得脱衣服啊?那……那俺不看了。” “青莲嫂,咬你的可是火娃蛇,你听也该听说过,女人被火娃蛇咬了会有啥后果。” 火娃蛇是大柳山特有的一种毒蛇,这种蛇有毒! 火娃蛇的毒毒不死人,却会让被咬的人如欲火焚身一样,不管男女,都会变成只想交合的银娃。 这种蛇的毒对男人作用并不算大,但是对女人,却作用很强烈。 但是,这火娃蛇也很好克制,只要在院里随便找个墙角,挂几株青艾草,这种蛇就会退避三舍,绝对不会进入宅院。 柳家屯家家户户都有青艾草,所以,这种蛇在屯子里几乎见不到,只有在大柳山中可以遇到。 “青莲嫂,这种毒拖延的时间越长,就越难解,再说现在外面下着大雨,没人到我这里来,这样吧,我去把院门关上。” 李山本着医者仁心的态度,光着脊梁跑了出去,关上院门。 回来后,夏青莲还是神情忸怩,问:“大山,真的要脱么……不脱行不行?” “那肯定不行啊,青莲嫂,你不脱我怎么看你伤口的情况?咱就别耽误时间了好不,咱屯子里,除了我,谁能给你解毒?” 夏青莲坐在竹椅上,俏脸越发显得潮红,似乎体内的火娃蛇毒正在发作。 “脱可以,但你不能出去乱说,不然,俺饶不了你!”夏青莲扮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。 “放心吧嫂子,我不是那种人,平时你又不是没找我瞧过病,还不了解我么?”李山胸脯拍的山响。 夏青莲咬了咬嘴唇,一闭眼,仰躺在竹椅上,艰难的把碎花褂子的纽扣一颗颗解开。 她每解一颗扣子,李山的心跳就加快一分。 好像用了一个世纪,夏青莲才把衣服扣子全都解开,露出里面的裹胸。 李山面红耳赤,看着夏青莲把裹胸一点点的卷了上去。 “咕咚!” 李山使劲咽了一口唾沫,气喘如牛,伸手抓了过去……



第2章 霸王硬上弓

眼看着李山就要抓住那两个美东西,夏青莲忽然睁开眼! 她双手捂住透风的胸脯,俏脸绯红,瞪了一眼李山。 “大山,你只能给俺看病,可不能占俺便宜啊!不然俺和你没完!” “放心吧青莲嫂。”李山一本正经的说道。 夏青莲这才缓缓把胸前的手拿开,春光再现! 真是要了命了! 青莲嫂的身子竟然这么好看!这不是引诱人犯罪嘛? 可惜啊,听说她男人柳二壮是个软脚蟹,真是浪费了这粉嫩嫩的身子。 李山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体内气血翻腾。 换作其他血气方刚的少年,看到夏青莲这豆腐一样白嫩的身子,才不管她泼不泼辣,早就饿狼一样扑上去了! 好在李山是正人君子,而且懂的压制,运转气息,压住了翻腾的气血。 虽然只是生活在大山深处屯子里的婆姨,但说夏青莲是一个天生尤物,也并不过分。 她生得粉面桃腮,杏眼柔媚,柳眉纤细,斜躺在李山面前,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,小巧的红唇用力抿着,露出几颗白皙如玉的贝齿。 俊俏的小模样,带着三分清纯,三分野性,还有三分,让人生怜。 李山把目光转向夏青莲伤口处,不禁哑然失笑。 这小婆姨左胸处有一道伤口,右胸完好无损,她却把两边的裹胸都卷了上去,真是太淳朴,太实在了! 李山笑纳了青莲嫂的淳朴,一边欣赏着美景,一边查看她的伤口。 这道伤口面积很小,像是被小刀划了两下,明显的毒蛇咬痕,周围本来如玉如脂的肌肤,已经发青了,透着淡淡的黑色。 李山伸出手指,轻轻碰了一下伤口附近的肌肤。 很软! 被李山轻轻一碰,夏青莲的身子立刻颤抖了一下。 李山不停的用手在伤口周边摸一下,摁一下,夏青莲放在胸口的手立刻抓住了他的手,颤声道:“大山,你,你别乱摸啊……” 她这一抓不打紧,李山的大手直接被她的手压着,捂在了她的身子上。 无比充实的丰软感觉传来,李山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!鼻血差点又一次喷出来! 卧槽?! 看起来就很大,没想到摸起来感觉更大! 他一只手竟然完全掌控不住! 李山一阵口干舌燥,费劲的咽了口唾沫,五根手指头动了动。 这种动作完全出于他男人的本能,根本无法控制住。 夏青莲的俏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,抓起李山的手,张开樱桃小口,狠狠的咬了上去! “啊!”李山发出一道凄惨的叫声,把手从夏青莲嘴里拿出来时,手背上已经两道深深的牙印了! 血沫子都出来了! 我日她个仙人板板哟! 这小婆姨,真舍得下嘴啊! “青莲嫂,你属狗的啊?”李山一脸憋屈。 夏青莲气呼呼的骂道:“大山你个熊崽子,亏俺这么相信你,你竟然这么轻薄俺!” 李山看着手背上深深的咬痕,委屈的想哭,“青莲嫂,我可不是轻薄你,我在给你挤压按摩,把里面的淤血挤出来啊。” 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夏青莲半信半疑的看着他。 “对啊,谁知道你一把把我的手摁上去了……” “你个熊崽子,别……别说了,俺相信你一次,你赶紧给俺治伤吧,俺,俺还着急回去呢。”夏青莲说着又闭上美眸躺在竹椅上。 李山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! 这都什么事啊,便宜没怎么占呢,手差点被咬下一块肉来! 这可不行,赔本的买卖老子可不做! 这亏怎么也得连本带利的讨回来。 李山偷偷一笑,将手放了上去,左右拿捏,这下,可算是占尽了便宜。 看到夏青莲一张俏脸几乎要滴出血来,李山这才罢手,发愁似的说道:“青莲嫂,有点不好办啊。” “怎么了?”夏青莲闭着眼睛斜躺在竹椅上,喘的有些发慌。 “嫂子,你这伤的地方太特殊了,不方便动刀子,下针也没多大效果,只能把里面的毒血吸出来,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把你婆婆叫来。”李山道。 李山转身就走,却被夏青莲拽住胳膊扯了回来。 她此时已经喘的不行了,媚眼如丝的看着李山:“大山,你,你给俺吸……” 她体内的火娃蛇毒看起来好像发作了,之前所有的泼辣劲,荡然无存。 “我给你吸?青莲嫂,那可不行!要是二壮哥知道我吸了他婆姨的身子,他得活生生把我打死!”李山脑袋摇的拨浪鼓一般。 笑话?这种泼辣婆姨,摸摸可以,真在她身上下嘴或者下东西的话,绝对不行,会有大麻烦的! “你要不给俺吸,俺就上你房顶喊,你把俺那啥了!让全屯子的人都知道!”夏青莲一双杏眼媚成了两汪碧水。 “我吸,我吸还不成吗?”李山那叫一个郁闷啊。 这泼辣婆姨真敢那么做,要是那样的话,自己会被柳二壮一大家子人给活生生打死的! 这夏青莲,不是赖人嘛?! 事到如今,也没有别的办法了,还是赶紧给她把毒血吸出来,免得惹下不必要的麻烦。 李山只好坐在夏青莲身边,他刚坐下,还没等他把头完全低下去,夏青莲一把就将他的脑袋摁在了自己胸脯上。 那种急迫劲,好像她独守空房守了一万年似的! 渴望的不行! “唔……”李山不得已,只有张开嘴巴,被迫吸在了伤口处,随后,他扭头把吸出的毒血吐到一旁准备好的痰盂中,紧接着再吸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夏青莲伤口中流出的血已经是明亮的鲜血了,火娃蛇的毒血完全被李山吸了出来。 李山想要起身,却被夏青莲用力搂住了。 蛇性本淫,火娃蛇毒淫性更大! 夏青莲这几年一直独守空房,寂寞成灾,如今在这种蛇毒的侵染下,完全被动物本能支配了。 她用力的搂住李山,不让他起来,渴望他给的更多。 李山大惊,看这架势,青莲嫂想对自己霸王硬上弓?! 奶奶的,老子是男人,还怕你一个婆姨不成?有便宜不占,那才是傻子! 李山喘着粗气,拦腰把夏青莲从竹椅上抱起,放在旁边的八仙桌上。 他把青莲嫂的身子往身前一扯,双手有些发颤的褪下了她的碎花短裤……



第3章 天衍真经!

就在李山提枪准备直捣龙潭,杀她个七进七出时,蓦然间! “轰隆!” 一声响雷在天际炸响! 李山如遭当头棒喝,体内沸腾的欲望瞬间如潮水般退去! 双眼顷刻间便恢复了往日的明亮,老鬼师傅临终时的叮嘱在他耳边响起。 “李山,你的天衍诀在没修炼到第五层之前,万万不能破掉童子身!切记切记,否则你一生都无法突破桎枯,为师的遗愿也将无法实现……” 李山的师傅名叫黎城,五个月前突然逝世,临终前将遗愿托付给唯一的徒弟,也就是李山。 听师傅说,自己是在十八年前的一个雷雨夜,被他从屯子东面的小河边捡到的。 能证明自己身世的只有脖颈中的一块玉塔,所以李山并不是柳家屯的人,只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。 对于师傅黎城,李山知之甚少,只知道这老家伙会看相,会卜卦,还会看风水,相宅面,更是方圆十里有名的赤脚医生。 李山七岁的时候,黎城便传授他天衍诀,吐纳练气,洗髓易经,并让他发下毒誓,不许向任何人透露这些秘密。 除此之外,黎城将自己会的本事全都倾囊相授,李山也不负厚望,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。 不管是枯燥冗长的医理,艰涩难懂的卦象,还是复杂如麻的符咒,都难不倒李山。 李山进步神速,两年前,他的医术和风水堪舆,卜卦之术,便已小成。 或许是因为黎城传授给他的天衍诀只是残篇的原因,让他修炼起来格外艰难,天衍诀的修为停滞在第四层,始终无法突破。 今天自己差点铸成大错,若是没有这声响雷,只怕李山已经破了童男之身,到时候他后悔都来不及了! 李山站在八仙桌前,脊背上冷汗涔涔。 夏青莲也被这一道炸雷惊醒了,动物的本能褪去,理智恢复,她睁眼一看,李山这个熊崽子正用他那个东西顶着自己最隐秘的地方。 这姿势无比羞人! 夏青莲又羞愧又尴尬! 她是土生土长的的乡下女人,虽然丈夫天生无用,但她嫁过来后一直恪守妇道,从未和任何男人不清不白过。 现在,竟然和李山保持这样的姿势,眼看着就要失身于他了。 夏青莲紧抿着嘴唇,连忙捂住下面,把李小山隔在玉门外,用力推着李山:“大山!不行!” 恰在此时,紧闭的小院门发出“咣当”一声巨响,好像有人在砸门! 夏青莲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慌忙推开李山,从八仙桌上跳下来,却不小心打翻了旁边的竹凳,竹凳上有李山泡的一杯香茶。 茶杯歪倒,茶水倾洒在旁边一本古书上。 “哎哟!” 李山惊呼一声,连忙把书捡起来,口中直喊“罪过”。 这可是师傅黎城留给自己的遗物之一,尤其珍贵,据师傅交代,这本书比他的命还重要,如今却被青莲嫂不小心打湿了,这可如何是好。 “谁啊?” 李山生气的冲小院外喊了一声,没人回答,他奔出去开门看了看,风雨茫茫,哪有人影? 想必刚才是一阵大风吹的。 他连忙又回到房间中,对躲进里屋的夏青莲说了声:“嫂子你别怕,外面没人来,是风吹的。” 说着,李山捧着那本被完全打湿的古书进了西屋。 里面供奉着老鬼师傅的灵位,李山把书摊开放在供桌上,给老家伙上了一炷香,以表愧疚。 “大山?”外面堂屋响起了青莲嫂子的声音。 李山连忙出来,夏青莲已经穿好了衣服,俏生生的站在那里,面色绯红,目光幽幽的看着他:“大山你过来。” 李山知道这泼辣的婆姨不好惹,一脸忐忑的道:“青莲嫂,我是为了给你祛蛇毒才那样对你的,而且是你一直拉着我……” 不等他把话说完,夏青莲忽然扑到他身边,野蛮的把他抱住,性感的樱桃小嘴亲在了他嘴上。 难不成青莲嫂感激自己,对自己心有所属,要主动投怀送抱了? 李山只开心了一秒钟,舌头上就传来一阵剧痛! 似乎要断了! 他吓得魂飞天外,连忙口齿不清的求饶。 夏青莲这才放过他,站在那里,杏眼柔柔的看着李山,如水的眼波中带着三分寒意,七分柔媚。 小巧性感的嘴角流着一丝鲜血,当然,是李山的血。 李山郁闷的快哭了,这夏青莲真是属狗的啊! 下嘴也太狠了! 这会的功夫,自己被她咬两次了,舌头差点被她咬断,嘴里浓郁的血腥味,不知道舌头伤的有多重? “青莲嫂,你……”李山说话都口齿不清了。 “谁让你轻薄俺的?算你有点良心没欺占俺身子,不然,俺一口把你命根子咬下来!”夏青莲咬牙切齿的说。 李山只觉得胯下一寒,连忙捂住了裤裆。 这婆姨自己真是惹不起,太泼辣了! 他连忙配了两贴膏药给夏青莲,让她回家自己去贴,把这泼辣的婆姨恭敬的送了出去。 阴暗的天空中又是一道沉闷的雷声滚过,李山关紧院门,钻进屋子里。 舌头虽然被咬伤了,但只是流了点血,没有大碍,李山这才放心。 他找了一把蒲扇,把那本古书拿出来,放在八仙桌上,小心翼翼的扇着,他要赶紧把浸湿的书页晾干。 这本古书是线装版的,显得很陈旧,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岁月。 蓝色的书皮上写着几个黑色的古篆字——《玉女喜神术》。 这本《玉女喜神术》是师傅留给他的三本经书秘典之一,内容博大精深,他的风水卜卦,堪舆之术便是从这上面学来得。 这本古书有一个奇特之处,前面几页完全空白,连老家伙都不明所以,李山自然也搞不明白。 他翻开书页,用蒲扇小心翼翼的扇着,好让书页干的更快。 忽然,李山挥蒲扇的手僵在了半空,一双眼睛大大睁着,目光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书页,连呼吸都停滞了! “天衍真经!” 李山一字一顿的念道,脸色在刹那间布满血色,随之而起的是无尽的狂热! 原本空白的书页上,此刻却显出了无数的莹莹小字。 “天地初分,混沌开而化阴阳,阴阳合而成混沌……” “阴阳相融,冲气为和,阴阳相生,大道初成……” “大道五十,天衍四九……” 这天衍真经竟然是完整的天衍诀,甚至上面还标注了修炼要领,李山万万没想到,这空白的书页上,竟然藏匿了如此大的秘密! 难怪师傅说这本书比他的命还重要,只是不知道老家伙是真不晓得这里面的秘密,还是假不晓得。 李山又惊又喜,双手捧起古书钻进屋里,跪在师傅灵位前。 “老家伙!天衍真经!天衍诀!完完整整的天衍诀!” “你看见了吗?哈哈!你看见了吗?!” 李山喜极而泣,回答他的是头顶不断响起的炸雷声。 跪拜完老家伙后,李山连忙查看这完整的天衍诀。 当书页晾干的时候,上面的字迹完全消失,李山也把完整的口诀心法,甚至修炼要领,都记了下来。 他本就聪明,还修炼过残篇,短时间内记住完整的心法口诀,不是难事。 无意间解开这个大秘密,李山心情大好,下厨做了两个小菜,美美的吃了晚饭,随后紧闭院门和房门,盘腿坐在床上。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外面风雨交加,李山闭目静坐在床沿,双手结印,开始潜修天衍诀。 人体内有奇经八脉,李山修炼天衍决,凝练出真气,真气每打通一条经脉,他的修为就加深一层。 他现在的修为停滞在天衍诀第四层,真气已经打通了四条经脉。 但他之前修炼的是残篇,所以,修为并不稳固,真气也不精纯。 李山现在从完整篇的天衍诀第一层开始修炼,按照心法口诀,运行着体内的真气。 真气从丹田涌出,沿着已经被他打通的经脉,徐徐而行。 在四条经脉中运行一周天后,按照完整篇的心法口诀,这些真气散向他的四肢百骸,甚至连李山的毛发,指甲,和皮肤纹理,都有真气散了进去。 随后,这些散入到四肢百骸的真气又回流到四条打通的经脉中,像是无数细水从数不尽的小溪,流向同一个大海一般。 四散,回流,再四散,再回流。 李山控制着真气在体内如此往复,不知不觉,汗水开始从他的皮肤毛孔渗了出来。 只是,这些汗液并不是透明的,而是很浑浊,还带着一股怪怪的味道。 汗水在他身上越聚越多,最后凝聚成了浅浅一层污垢。 良久,李山修炼的天衍诀前四层,完全得到了巩固。 虽然是同样的境界,但李山觉得自己现在的修为比之前要强横很多! 他深吸一口气,决定冲击一下天衍诀第五层。 李山凝聚真气,信心满满的向第五层经脉的玄关发起冲击!


由于微信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 

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后续剧情高朝不断!
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,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。备注:如有地址错误,请点击→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!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!谢谢!
  •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,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。
  • Copyright ©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www.ktv38.com